陈虹:红色深圳的第一任镇长

  公益论坛《实施方案》着眼于国有企业竞争力全面提高,第两千六百零七章 最恐怖的地方,开栏的线日,我们将迎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70年砥砺奋进,中华民族经历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飞跃,深圳也实现了从边陲小镇到现代化国际化大都市的蝶变。70年沧桑巨变令人感怀,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重任在肩。在这个光辉节日即将到来之际,我们隆重推出“深圳人,岁月如歌70年”全媒体专题报道。让我们通过深圳人自己的故事,通过文字+视频的方式作一次70年的时空穿越。回首深圳的峥嵘岁月,展望我们的美好未来。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2019年初秋,佛山市禅城区人民医院一间病房里,有人在歌唱。

  很难想象,如此昂扬的歌声,出自一位94岁老人的口中。他,就是陈虹——一位与深圳有着不解之缘、却鲜为深圳人所知的革命者。1949年10月19日,正是他带领解放军粤赣湘边纵队50多名战士,接管深圳镇公所。新中国建立后深圳的第一个行政机构——深圳镇人民政府成立,陈虹担任第一任镇长。

  当年英姿勃发的革命战士,如今已成耄耋老人。一生的峥嵘岁月,对患有轻度老年痴呆的陈虹来说,只剩一个个记忆的碎片。但病榻上的他仍然清晰地对来访的晶报记者说,他是新中国成立之后“深圳的第一任镇长”。

  “这是深圳镇解放当天的照片。”“这是香港进步团体和进步人士跨过罗湖桥前来祝贺深圳镇人民政府成立”……陈虹的夫人、93岁高龄的杨凤梅拿着一叠发黄的历史照片,代老伴回忆当年。

  照片中的陈虹,身姿挺拔,相貌英俊,军容威武。1949年10月,是中国历史的伟大转折,是深圳历史的崭新纪元,也是陈虹人生的巅峰时刻。

  那一年的3月至10月,陈虹担任粤赣湘边纵队一支三团政治处干事。据当年担任观澜党总支部组织委员的周肇仁回忆,1949年8月29日,中共宝安县委召开第一次会议,落实宝安解放的各项工作。由于陈虹懂得英语以及深圳毗邻香港的特殊地理位置,决定由其担任解放后的深圳镇首任镇长。

  1949年10月10日开始,驻守深圳的军队逐步溃散。10月16日上午,余下的税警二团和护路大队,在护路大队副大队长张颖才的鼓动下,大队长麦汉辉率部起义,宝安解放。10月19日下午,人民解放军粤赣湘边纵队开进深圳镇,陈虹等率领50多人接管深圳镇公所。随即,新中国建立后深圳的第一个行政机构——深圳镇人民政府成立,牌子挂在深圳当铺“共和押”的门口,陈虹被正式任命为深圳镇解放后第一任镇长。

  深圳作家张黎明在其《大转折:深圳1949》一书中提到:新任深圳镇镇长陈虹让当地老百姓有点吃惊,有人认出他是观澜振能中学的英语老师。原来,在此之前,陈虹实际上已经在当地“潜伏”多年。

  据夫人杨凤梅介绍,陈虹是广西北海人。抗战时撤退到当时的广西省府桂林读书。1944年日军发动“豫湘桂战役”,桂林陷落,他又转至柳州。在中学时,陈虹接受了革命思想,与进步老师和同学们参加进步活动。1944年12月,他参加了中国领导下的广西抗日自卫大队,并在抗战烽火中成为中国党员。

  抗战胜利后,陈虹经人介绍在广州雅瑶小学做教师,以教书为掩护从事革命活动。“我和他是1946年在广州认识的,我当时还是一名高三学生。1948年,我们结婚了。他当时在广州做了大概一年教师,其实是地下党,他的上线叫何涛。”杨凤梅回忆说,“我和陈虹确立关系之后,他在广州就住在我家。平时由我帮他接收邮件,掩护地下工作的同志。”

  此后,陈虹通过在宝安县观澜振能中学任校长的弟弟陈展权介绍,在该校担任英语老师。课余,他会到深圳墟的书店逛逛,顺路到蔡屋围燕怡学校歇歇脚。实际上,他是去和领导自己的粤赣湘边纵队东一支三团政治部主任(后任宝安县县长)黄永光完成单线联系,黄永光当时在燕怡学校任教。

  于是,在刚刚解放之时,深圳镇老百姓惊奇地认出,这位年轻有为的新任镇长,竟是他们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老熟人……

  “担任深圳镇镇长之初,陈虹工作非常繁忙,只在春节时回了一趟广州家里。另外就是有一次到中山开会路过广州,在家里住了一晚。平时我们分居两地,主要是靠书信鸿雁传书。”杨凤梅表示,那时候没有太多的儿女情长,都是以工作为重。

  1950年8月,杨凤梅在南方大学毕业后,从广州来到深圳镇,担任镇妇女主任,大女儿陈小文就出生在深圳镇一家私人助产所。杨凤梅在怀孕期间参加了宝安县土改工作,到黄贝岭农民家里“三同”,而陈虹则在湖贝搞土改。后来陈虹调到沙井新桥工作,担任区委书记、区长。由于当时的宝安县委书记马仑是北方人,不懂讲当地方言,所以大会讲话时都由陈虹担任翻译。

  1950年,刚解放的深圳和广九铁路沿线,除派特务和土匪武装进行骚扰破坏之外,还经常派飞机进行空袭。当年2月初,连续几天空袭深圳,深圳火车站的油库被击中,火光冲天,浓烟滚滚。

  杨凤梅告诉记者,刚解放的深圳镇,由于毗邻香港,敌特活动猖獗,在香港的特务扬言要出十万元巨额赏金拿陈虹的脑袋。因此,同事们都嘱咐杨凤梅晚上不要带孩子出门,以免发生不测。“不过,陈虹从来没有害怕过,依然经常晚上外出去开会。”她说。

  陈虹在深圳的工作,持续到1953年2月。马仑调到佛山地委工作,从宝安县带走12名骨干干部到地委,其中就包括陈虹。

  在佛山的前五年,陈虹先后担任佛山市委工业部副部长,粤中区党委工交办公室主任、工业处处长。此后,由于“左”的路线的影响,陈虹一家的命运也跌宕起伏。1958年,陈虹不幸被错划为,下放农场劳动。受他的牵连,杨凤梅也从地委机关下放到工厂。1979年,陈虹的问题终于得到改正。1979年9月至1986年6月,陈虹担任过佛山地区轻工局副局长、局长,佛山市轻工公司党委书记,并在1986年正式离休。

  “陈虹担任深圳镇镇长时,虽然只有24岁,但已经是一位久经考验的革命战士,在这座边陲重镇开始领导新生的人民政权工作,使深圳镇迅速建立人民政权,恢复社会秩序,建立新的经济机制,促使一个新生的深圳镇诞生。” 深圳市史志办公室(市委党史研究室)巡视员、市方志馆馆长黄玲评价说。

  “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父亲是一个非常谦虚谨慎的人,对我们兄妹四人要求非常严格。”陈虹的长子陈宁说道,父亲就是这样的一个革命者,意志坚强而又多才多艺,他的手不仅能拿枪打敌人,还会拉小提琴。即使在极“左”路线当道、受到不公正待遇的年月,他也从未动摇对党和国家,对革命事业的坚定信念。“父亲是我们的榜样,也一直是我们的偶像。”陈宁动情地说。

  陈虹、杨凤梅这对革命夫妻,早已度过了金婚、钻石婚,走过了相濡以沫的第七十个年头。如今,患有轻度老年痴呆的陈虹已经不能系统地讲述自己的一生。但是,当年熟悉的旋律仍不时涌上心头,脱口而出。晶报记者的来访,又让他想起了些什么。“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陈虹唱了起来,身边的看护人员、家人一同唱了起来。歌声冲出病房的窗口,飞向南粤金秋的蓝天。


今晚六会彩开奖结果l| 开奖直播| 香港正版挂牌| 世外桃园| www.702266.com| 四肖期期准www999937| 马报开奖结果小马哥| 白小姐一肖中特公式| 香港马会今期资料| 精准平码三中三| 福临门六合网| 买码|